<object id="6vcrv"></object>

  • <tr id="6vcrv"></tr>
          <code id="6vcrv"></code>
         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          新闻动态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新闻搜索
          新闻正文
          山路延伸
          贵州湾田煤业集团有限公司    2018-12-21 10:25:25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          ( 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)

          龚洵益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没有传说流传的山不是名山。提起山,记忆最深的是新化白溪家门口的东门山。这山依江而立,河西人越过这山就到了河东,河西人就简称它为东门山,这样简陋的山名不可能在名山谱中挂上名的。

          山靠骨架支撑,东门山的骨架是有路数的,清一色的硬质石灰岩,腰板坚挺,头颅高昂。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致使周边的山经不起风雨的冲刷,早已变成了媚态状的小山丘,东门山明显高出一头。

          与这山相伴数十载,只听过村里“何知识”提及过这山以及与山有关的路。“何知识”是当时村里吃“墨水”最多的人,沿这山路走到过外面很远的世界。他讲外面世界故事是村里的一道风景,随同八台样板戏,伴村民们度过艰难岁月的精神时光。有一天,“何知识”从宋代就已兴旺的对面镇上酒性归来,站在河洲鲜嫩的草地上手舞足蹈,“这里的路在东方!”难道其它方向就没有路?可仰望其它方向,都是莽莽大山,山路很细很细,随杂草兴衰时明时暗。东方不仅有清晰的山路,还有宽敞的水路,县城省城在东方。原来路是有方向的。怪不得这里的村民盼望着向东方走。我在成长中反复琢磨“何知识”对路认识中的禅意。

           “架线哪”!那是要结束村里几千年用篝火油灯照明的历史了啊!30年了,500多米长的三根电线从河东架到河西,沉重的力量至今,电线杆在底气十足的骨架支撑下没歪半分。从此,这一组电线开始改变河西人的生活和命运。“村村通”来了。山下的村民争起了骨气,有谋的出谋,有力的出力,有钱的捐钱。人民子弟兵来了,逢山开路,过河架桥。水泥公路沿江延伸到了东边的家门口。接着,中交路建来了,娄底至怀化的高速公路连接线又从南边的家门口过,更可喜的是横跨家门口的白溪大桥今年底即将通车,天堑变通途,从今以后,村民通往全国各地就显得随心随意。西北方向的国家级森林公园因通路后不再神秘,世界的游人前来续说着蚩尤留下的传说。

          没路的方向有路了。如今站在东门山上,任何方向都是明晰的大路。村里演说的故事,不再是当年“何知识”的“独角戏”,从四面八方归来的村民,用自家纯酿的水酒,一碗接着一碗,故事在夜晚中越拉越长。

          树是山的皮肤。东门山的皮肤四季常青,那是一色清的松柏树装缀的。周边的山多种树混长,可东门山就只长这一种树,曾经是,现在是。什么山长什么树,这也许是东门山的树路吧。

          松柏树在树谱中称得上俊材,树杆笔直,典型的十年树成,百年树木,经霜弥茂,裹雪愈坚。松柏树质地坚硬,用途广泛,可作造船用船板、桨把、犁桩、桌椅、扁担、禾枪等。那时村里人要节约几个钱调剂家用,山上早晚舞动着砍柴的身影,上午刚修理,下午又来剃,山的模样和砍柴人一样清瘦。

          发生在东门山上的一件事至今令我惊悸、惊喜、惊诧。那是责任山分包到户没几天,村民们以为分给自己管理的树林是私有财产了,一夜之间将倘大的一山树砍的精光。树是有脾气的。后来几年光景中,山上没长大成一棵树了,山土干的出奇快,作物歉收,劳作的村民曝晒在毒日下,仰望光秃秃的山一派茫然。县里来了工作组,在山上飞播了松柏树种子,组织村民开展网箱养鱼,在宽阔的河洲上种上速成林,在山脚边成片栽植经济作物林和规模种植蔬菜,沿山路外出的村民寄回了大量票子。一个电话,煤球、液化气就送到了家,从此,再也没人上山砍伐了。山自然而然丰满起来。

          以前,我总认为树的出路在地下,只要将根深深地埋在肥沃的泥土中,能顽强扎在坚硬的石隙里,就有可能长成栋梁之材。诸不知,树的出路还有一半在天空,愈想长大,天空因素占的比重愈大。

          水是山的灵性。东门山的水也是有路数的。偌大的一座山,就北面有二处清凉的泉水流出,一处挂在山腰,一处在山脚轻涌。这泉水咋比其它泉水要甜些?隔壁二叔娘的几次特殊礼物让我豁然开朗。“四属户”的她要当一户的主劳力出工,5个孩子接连来到身边,出得工来就难以照料孩子。收工回来的她从衣袋里拿出一把茅草根,一人发几根,吃“糖糖吧”,孩子们嚼着甜甜的茅草根,哭声嘎然而止,就这样将孩子们一个个哄大,邻居们纷纷效仿。

          东门山长着漫山遍野的茅草,雨洗山峦,将茅草根部甜物质和落英化为的有机物质,一并沿岩隙浸入到泉水中,用这山泉水制作出来的豆腐,将这灵性体现得淋漓尽致。康熙皇帝私访江南品尝白溪豆腐时,欣然题写了“走过天下府,白溪好豆腐”匾额,这话至今是村民津津乐道的炫词。白溪豆腐制作精细,配料恰当,有晶莹剔白,脂而不腻,活洒鲜嫩,久煮不烂,夹而不碎,清香回味的特性。豆腐菜是村民上千年来的主菜。上世纪80年代初湖南省首届食品博览会期间,村民选送的煨豆腐在赴长沙的火车上走漏了风声,没出得站就被抢购一空,湖南日报借题以《白溪豆腐在长沙大出风头》一文让更多的人感受了白溪豆腐的风采。村民们逐步摸到市场节奏的路数,将豆腐菜花样翻新,水豆腐、油豆腐、煨豆腐、腐乳豆腐、豆腐丝等,上了远近超市的货架,大发豆腐财。

          40年来,山村发生着巨变。山路延伸对接着外面的大世界,路上的心情由沉重变成醒悟、澄明、舒坦。路其实是一幅画的轴,行走在山村的路上,犹如打开一幅美丽的画卷,有了主张的村民,这幅画卷将越来越绚丽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(标题题字:曾贯一:原娄底市人大副主任、著名书法家)

          浏览 (1033) | 评论 (0) | 评分(0) | 支持(0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龚洵益
         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          脚注信息
          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0-2011
          黔ICP备09003901号-1   贵州湾田煤业集团有限公司
          财神彩票网站怎么样|官网_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