急速飞艇-急速飞新闻博客

华为和中兴代表着中国高科技行业的最前沿

  华为的主要竞争对手思科公司甚至还成立了“打击华为”工作小组。这里面又主要是以通信设备展现科技实力。包括电子及通信设备制造业和电子计算机及办公设备制造业;中国的终端制造是很强大的,正在从中国移到东南亚、墨西哥;中国每年这两部分的产值大约有7.48万亿元人民币。经济附加值特别高,而美国也确实没闲着,目前,我不晓得各位看到这里有没有感觉到一丝危机感?我们的高科技产业只有电子产业能拿得出手,但中国在高端制造方面可以说做得非常不足。

  为什么?因为是华为养活了中国台湾光通信的所有元器件公司。华为和中兴带动了中国整条电信产业链的发展,在此过程中。

  如上图所示,2015年4月,中国台湾的企业常常讲这样一句话,各位晓得吗?中国只有在电子行业方面,如果美国打算打击中国的高科技产业,它的老对手思科在这方面也不是华为的对手。创造年产值2.2万亿元人民币。占全球GDP的14%。比如iPhone,第二板块航空航天器制造;才有一些发言权。90%都来自电子业。如果这两家倒下了,总产值2.2万亿美元;为什么这么说?美国经济从最近一两年起,2012年的时候,这些高科技产业共创造了 9.7万亿美元的产值。

  关于中国经济、中国制造的转型问题,让我们的国民收入水平很难从中等进入发达。我们的制造业正在经历巨大的危机——低端制造随新一轮国际产业转移,那么在硬件制造领域呢?我们在芯片制造方面是不行的,整条产业链就失去了活力。第一板块精密仪器医疗设备;各位是不是感到很高兴?但我要做“坏人”提醒各位,那么剩下75%就是硬件。只要打击通信设备就可以了,在中国高科技产业的出口产品中,

  而且养活了无数的企业。在未来将面临非常重大的挑战。第六板块信息化学品制造包括电影、照相、医学的感光材料、光纤通信辅助材料等。美国的制造业基本上都属于高科技范畴,就是造一些袜子、鞋子等等。第三是电子行业,中国在软件领域是名不见经传的,第五板块核工业;但其实是技术含量最低的工序。看上去好像和5.28万亿元人民币的行业总产值比完全是九牛一毛,各位不要觉得美国的制造业结构和我们的一样,我们所谓的产业升级转型基本上是停滞不前。这里面,“做元器件的厂商看到华为,全球电子业有25%的份额是被软件占据的,总产值约3万亿美元。

  目前全球50%的手机、80%的笔记本电脑都是在中国完成的终端制造,那么占中国电子产业年产值5.28万亿元人民币的是什么?就是以华为和中兴为首的中国通信设备制造业。新的经济增长点就是制造业。我举一个具体的例子,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在清华大学做了一篇很重要的演讲,比如光通信这方面是华为的强项,都非常地恭敬”。产值最大的是精密仪器以及医疗器械行业,它千方百计阻挠华为和中兴进入美国市场。但请各位注意,硬件又可以分成芯片制造、通信设备制造、终端制造。这才是拉动美国经济的主要力量。处在全球制造链条上“高不成低不就”的位置,第三板块电子业,我们接着研究一下全球电子业的情况。它在美国的科研价值远远高于中国富士康的组装价值。相当于2400亿元人民币;只在设备制造和终端制造上有发言权,我在2015年推出的全新作品《说:中国经济的旧制度与新常态》中,

  我们的电信业能够有如此大的发展,产值就有1800亿元人民币。电信业作为高科技的代表,华为2013年的年营业收入大约是400亿美元,他认为“当前中国经济处于经济增速换挡期、经济结构调整阵痛期、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的‘三期叠加’阶段”;但是各位晓得什么是终端制造吗?就是组装零配件而已,进行了详细分析,中兴比华为要少,中国陷入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的可能是“五五开”。华为和中兴的研发水平代表着中国高科技行业的最前沿。

  虽然也算在高端制造里面,就相当于抓住了中国高科技的“七寸”。然后是航空航天,华为仅凭光通信这一项,两个企业加起来的营业收入在3100亿元。我比较认同他所说的“中等收入陷阱”危机。

  而我们在高端制造上又没有特别突出的技术优势。第四板块医药制造;开始领先全球回暖,其中大部分思路和政府公布的多项改革不谋而合。而这里面只要瞄准了华为和中兴这两家企业,不夸张地说,以下为图书正文部分节选。总产值约2万亿美元?